關閉
一叢火,在千山萬嶺間“燃燒”
發表時間:2020-12-21來源:北京日報

  “我想借助天下朋友温暖的手,彙集廣大作家的愛心,在貧困山區建一個作家愛心書屋,給貧困山區的人民,尤其是青少年們,送去一批精神食糧。這不是學校,但又是一所學校無法替代的,富於個性和特色,是千百名文藝家用愛心搭蓋的學校!儘管這個愛心書屋,只能放在某一個村鎮,但她是一叢火,將會在千山萬嶺間‘燃燒’……”1998年2月15日晚,譚談寫下《譚談致文壇師友的信》,他還將這封信第一個寄給了他心裏景仰的文學泰斗巴金……

  “我希望我們村裏的一代又一代人,像愛護自己的家人一樣愛護老農活動中心!”75歲的作家譚談説。

  在湖南漣源市橋頭河鎮曹家村,老農活動中心建成了,給寧靜的小山村帶來生機與活力。夜幕落下,村民們彙集在此唱歌跳舞;雨天,書屋裏聚滿了讀書的村民。

  自掏腰包百萬元建活動中心

  一座白牆青瓦的精緻雙層四合院佔地2600餘平方米,由晚晴書屋、晚晴廣場、晚晴詩湖三部分組成,這就是譚談常提到的老農活動中心。老農活動中心去年12月19日正式啓用。晚晴書屋彙集了作家們捐贈的1萬多冊圖書,晚晴廣場設置有健身器材,晚晴詩湖原本是一口山塘,修整後的山塘護欄上,雕刻了詩人描寫當地歷史人物和風景名勝的詩歌手稿。

  “什麼時候,我能在養育我的小山村裏,為我那些童年夥伴、今日的老農們建一個活動中心呢?”這個想法在譚談腦中已存在了很久,但他苦於沒有經濟實力,20年也沒能讓夢想變成現實。眼看自己已年逾七旬,再不動手,恐怕會抱憾終身。2018年,他終於下定決心,賣掉自己在婁底城區的一套房子,拿出稿費,湊了百萬餘元。

  錢有了,譚談又動了自家祖屋的心思。2017年秋天開始,譚談和老屋五房的後人們商議,“起初有些阻力,他們同意把地基讓出來,但開價頗高。”譚談勸説親戚們,地基是祖先留給我們的,在地基上建一個新屋,使祖屋新生,既是對祖先的紀念,又能供全村的老人健身、閲讀、娛樂,使村裏的孩子們有一個學習的園地,是一個一舉多得的事。最終,他説服了大家。

  譚談先後找過省扶貧辦、交通、水電等部門以及婁底市分管農村農業的副市長和漣源市市委書記、人大主任、宣傳部長等領導,他們都給予了熱情支持,“路是交通部門出資修的,山塘是水電部門資助整修的,綠化是市園林局捐獻的。”

  巴金臧克家為“愛心書屋”揮毫

  老農活動中心只是譚談文化扶貧的一個美麗延續。文化扶貧之路,他已經走了23年。

  1997年,譚談與兩位作家水運憲、蔡測海一道,歷時三個月,行程兩萬裏,走訪了21個貧困縣、108個特困村,跑遍了湘西的每一個縣。

  在湘西一個小山村,譚談看到一位青年在看一本沒了封皮、捲了角的雜誌,這是湖南省羣藝館編的《文藝生活》。“這麼破的書還在看呀?”“這本書還是村裏一個在長沙打工的人帶回來的。”聽罷,譚談心裏很不是滋味,他想起自己收到過許多雜誌社寄來的雜誌,好些還沒有認真看過就當廢紙賣了,他還想到周圍許多朋友也有不少閒置圖書,“我們何不把它們歸攏起來,送到缺書少報的山村去呢?”第二年春節,譚談向全國的作家朋友發出一封倡議信,得到了熱烈響應。他很快就收到各地作家、出版社寄來的近十萬冊圖書。

  譚談回憶,巴金、臧克家兩位大家分別揮毫題寫了“作家愛心書屋”和“作家愛心書櫃”。巴金親筆簽名並捐贈了自己的《家》《春》《秋》和一套《巴金隨想錄》,還有一些他和女兒李小林主編的書籍。劉白羽和馬烽兩位老人也來信鼓勵他。不到一年時間,建在漣源市白馬鎮田心坪村的作家愛心書屋彙集到4萬多冊圖書。湘鄉、雙峯、新化、新邵等地的14所中學設立了愛心書櫃。

  書屋改變農村孩子們的命運

  “田心坪村原先只有稀疏的幾棟農舍,書屋在那兒建成後,周邊農民為了方便孩子讀書,都搬到書屋周圍建房了。”譚談説,如今田心坪成了一個熱鬧的集鎮,繁榮程度甚至超過了鎮政府所在地白馬鎮。

  作家愛心書屋工作人員譚文忠已在這裏工作了20年,他告訴記者,自己的一雙兒女小時候就在書屋看小人書,之後漸漸讀拼音版四大名著,再大些後又讀了各種中外名著。“作家愛心書屋開館21年來,瀏覽量達98萬人次,有46萬人次外借圖書。”譚文忠説,愛心書屋對當地孩子、村民影響深遠,不僅使他們養成了讀書好習慣,還改變了孩子們的命運。“田心坪村周邊每年有近二十人考上本科,成為研究生的也很多,我的兩個孩子今年都考上了研究生。”

  作家愛心書屋更對當地文化生態起了潛移默化的影響。譚文忠表示,當地鮮少有人打牌,年輕父母都愛帶小孩來讀書,老奶奶們也常帶孫子孫女來受書香薰陶,“在這裏,超三成人家訂有報刊,上進、努力是主流。”

  第一筆稿費寄給村裏修渠

  譚談對家鄉的熱愛,對農民的熱愛,對讀書的熱愛,讓他在扶貧之路上一路奔波而不知疲倦。

  曹家村是譚談的出生地,小時候家裏很窮,他念了一年初中就失學了。上小學時,雖然每學期學費僅需一兩元,卻還要靠媽媽賣雞蛋才能攢齊,常常到學期快結束了,學費還沒交清。那時,小譚談最怕見到老師,怕老師向他討學費。因此,

  他從小就樹立了理想:“將來有條件了,我要幫助人家讀書。”

  譚談13歲離開村子到縣城讀初中,30多裏的山路,要走四個小時,這條路曲曲彎彎卻也温暖。因為在路的那頭,有慈愛的母親和他心中最美味的飯菜,總能給他克服困難的勇氣。

  小時候,譚談幾乎接觸不到書。讀高小後,他在學校才看到《中國少年報》。進入部隊後,他在連隊閲覽室讀到了《解放軍文藝》《中國青年》等報刊和書籍。從《青春之歌》《林海雪原》《野火春風斗古城》等長篇小説,以及馬烽《我的第一個上級》等短篇小説中,他發現書中有個美妙的世界。

  1965年,譚談在《收穫》雜誌發表短篇小説《採石場上》,得到72元稿費,相當於他在部隊一年的津貼。“那時,我接到父親的來信,生產隊在修一條引水渠,因無錢買炸藥,渠道被幾塊石頭卡住了。”他立即把其中的60元寄給生產隊。

  譚談扶貧捨得拿錢,他卻吃得簡單、穿得更簡單。他的朋友葉蔚林生前曾笑言:“譚談像一隻麻雀,只啄幾粒米。”(記者 路豔霞)

責任編輯:賀 子桓
【申通香港運費】
在線評論
用户暱稱:   匿名 在線評論選件用户手冊     請遵紀守法並注意語言文明……
驗證碼:           【申通香港運費】
新時代文明實踐
文明影音
創建活動
先進典型
志願服務
未成年人
文明傳播
文明之光
留言文章地址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890789&encoding=UTF-8&data=AFni5QAAAAcAAK38AAAAAQAq5LiA5Lib54Gr77yM5Zyo5Y2D5bGx5LiH5bKt6Ze04oCc54eD54On4oCdAAAAAAAAAAAAAAAuMCwCFF-lEOqMknS89V_RzyH4auqfwvAYAhRww8CM5oTKaWg7O0_iqZlVTXe79A..
留言查看地址://comment.wenming.cn/comment/comment?newsid=5890789&encoding=UTF-8&data=AFni5QAAAAcAAK38AAAAAQAq5LiA5Lib54Gr77yM5Zyo5Y2D5bGx5LiH5bKt6Ze04oCc54eD54On4oCdAAAAAAAAAAAAAAAvMC0CFEK20WZarIReTwQglepiXb18iKseAhUAgmGc6UznSs9B7ftZ2PyXC3gcFbY.&siteid=7